翟方進

翟方進

本名:
翟方進
字號:
字子威
謚恭侯
所處時代:
西漢
人物簡介:

翟方進(公元前53年~公元前7年),字子威,汝南郡上蔡(今河南上蔡縣)人,中國西漢后期的政治人物。 

出身寒門,家貧好學,早年喪父,在太守府中任小吏,因辦事不機敏,多次被府掾侮辱,憤而辭職。后游歷長安,勤學《春秋》。后母憐其年幼,與他一同到長安,以織履供其讀書。歷經十多年,學問大進,射策甲科,被任為郎。漢成帝河平二年(前27年)遷博士,數年后出為朔方刺史,謹于職守,一方稱頌,調任丞相司直。敢于上書直言,舉劾失職朝臣,得到丞相薛宣的器重,說他有大才,日后必居相位。不久升京兆尹,嚴厲打擊不法豪強,有政聲。永始二年(前15年)擢御史大夫,不久繼薛宣為相,賜爵高陵侯。

翟方進有宰相之才,而無宰相之量。凡與他不和或得罪過他的人,伺機報復,彈劾罷免給事中陳咸、逢信即為一例。定陵侯淳于長(太后侄子)因侮辱許皇后被誅,翟方進原與之交厚,怕受牽連而上書謝罪,成帝寬容其前事而不加追究。翟方進反過來檢舉彈劾那些和淳于長有交往的人,京兆尹孫寶等二千石以上官員二十多人被罷官。

綏和二年(前7年),漢朝接連發生山崩、水災、日蝕等天災異象,朝野惶恐,因他交惡過多,一些人乘機上書,說天象多變,天意震怒,須大臣替身才能消災,并責他為相九年,不能順天應人,致使陰陽失調。漢成帝立即召翟方進入宮,將他賜死。成帝卻以“丞相暴亡”宣示中外,親往吊祭,予謚“恭侯”。后反抗王莽的翟義為其兒子。

漢朝名人推薦
本名
翟方進
字號
字子威謚恭侯
所處時代
西漢
民族族群
漢族
出生地
汝南郡上蔡
出生時間
公元前53年
去世時間
公元前7年
主要成就
漢成帝丞相 漢代儒宗

人物生平

方進父勤奮好學,曾為汝南郡文學。方進十二三歲時,喪父失學,在太守府中做小吏,因生性遲頓,辦事不力,常常遭到掾史辱罵,方進自感憂傷,就向蔡父問自己適宜從事什么職業。蔡父對他的形貌非常驚奇,對他說:你有封侯骨,應當在經術這方面進取,努力研究諸子學問。方進本來就討厭做小吏,又聽了蔡父一番話,心中暗喜,托病歸家,辭其后母,欲到京師長安學習經術。母親憐其年幼,隨他同到長安,紡績做鞋供方進讀書。方進從博士學習《春秋》,經過十多年,對經學研究得極為透徹,門徒日眾,京師諸儒極為稱贊。以射策甲科為郎。23歲時,舉明經,調任議郎。

當時有一清河老儒胡常,和方進同樣研究經術,官職比方進高,研究學問比方進早,但其名望卻在方進之下,胡常嫉妒方進的才能,議論方進多有不敬之處。方進知道后,每當胡常聚集諸生講經時,就派門下弟子到胡常處提問疑難問題,記其學說,如此很久。后來胡常知道方進這樣做是尊重謙讓自己,心中非常慚愧。之后在與士大夫來往之中常常贊揚方進,兩人也成為摯友。

河平中,方進轉為博士。又過數年,任朔方剌史。方進做官不怕煩瑣,所辦政務均按條令執行,甚有威名。

幾年后翟方進任丞相司直。在甘泉宮,方進彈劾司隸校尉陳慶,認為陳慶有罪未伏誅,卻無恐懼之心,有損圣德,陳慶被免官。按照慣例,司隸校尉位在丞相司直下,初授官,應該拜會丞相、御史。如有朝會,應該居中,在食祿兩千石的官員之前,同司直一起拜迎丞相、御史。涓勛初任司隸校尉,不肯拜會丞相、御史大夫;朝會相見,禮節又傲慢。路遇外戚成都侯王商,下車肅立,成都侯過后,才上車,禮節又極謙恭。方進上奏彈劾涓勛,列舉了涓勛上述情形,并指出:“涓勛不遵禮儀,輕謾宰相,低視上卿,詘節失度,邪諂無常,色厲內荏,有失國體,擾亂朝廷禮儀秩序。”請求免去涓勛司隸校尉職位。皇上認為方進所列舉的皆符合律科,涓勛觸逆禮儀正法,貶涓勛為昌陵令。方進在一年之間,連奏免兩位司隸校尉,朝廷百官因此懼怕他。丞相薛宣很器重他,時常告誡掾史:“小心侍奉司直翟方進,他不久一定做丞相。”

當時在昌陵建立皇家陵墓,貴戚近臣子弟很多人獨斷專營,從中漁利,方進部署掾史立案審查,反復驗問,追繳贓款數千萬錢。皇上認為其才能堪任公卿,讓他做京兆尹。他搏擊豪強,京師權貴畏之。居京兆尹三年,永始二年(公元前15年),方進任御史大夫,數月之后,因為在做京兆尹時辦理喪事,騷擾百姓而降職任執金吾。20多天后,丞相薛宣被免職,相位空缺,群臣大多推舉方進任宰相,漢成帝也很器重他的才能,于是提拔翟方進任丞相,封高陵侯。方進后母尚在,身雖富貴,供養甚厚。到后母病故,埋葬后母36日后,即除喪服,辦理政務。方進身居西漢國相位,不委托四方郡國辦理自己私事,嚴格依法辦事,不徇私情,對牧、守、九卿嚴格要求。對結黨營私者嚴厲打擊,如陳咸、朱博、肖育、逢信、孫宏等人,皆京師世家,知名當世,才拙位居牧、守。方進為后起之輩,十余年間位至宰相,按照法律彈劾陳咸等,使他們全部被罷免或降職使用。

翟方進博學多識,通曉法律,善于用人,以儒學正道修飾法律,為相知能有余,號稱“通明相”,天子甚器重他。方進善于體會天子意圖,所奏之事,無不稱天子之意。當初,定陵侯淳于長盡管是外戚,但憑其才能智謀位居九卿。剛任職時,惟獨方進與他交往并多次稱贊、推薦他。后來淳于長以大逆不道被殺,與淳于長關系密切的很多人被免官,方進為宰相,一直受到皇上重用,卻沒受到任何責備。方進感到慚愧,上表謝罪,自請辭官。皇帝答復說:定陵侯已認罪伏法,你盡管同他有過交往,不曾聽過,朝過夕改,君子稱贊,你還有什么疑慮呢?應該專心一意,不要懈怠,就醫吃藥,保持身體。方進自此才開始辦理政務,上奏條陳于淳于長厚交的京兆尹孫寶、右扶風肖育及刺史等官吏20余人,皆被免去官職。

翟方進雖然學習、傳授《谷梁》,但喜好《左氏傳》及天文星相,其《左氏傳》的老師為古文經學大師劉歆,星歷老師是長安令田終術。綏和二年(前7年)春,火星與心星相遇,世人迷信,認為不祥,當時賁麗善占星象,稱應該由大臣承擔責任。漢成帝賜冊斥責方進,認為方進為相10年,災害并至,民受饑餓;盜賊眾多,吏民相殘;群下兇兇,懷奸朋黨;政令變更無常,逼迫方進自盡,方進即日自殺。成帝多次親臨翟府吊唁,禮節及所賜之物都超過先前舊例,謚號恭侯。

主要功績

西漢王朝230年,真正以儒生出身擔任丞相的,有漢武帝時代的公孫弘、漢昭帝時代的蔡義,漢元帝時期的韋賢、韋玄成、匡衡,漢成帝時期的匡衡、張禹、翟方進、孔光,漢哀帝時期的孔光、平當,漢平帝時期的孔光、馬宮,王莽新朝時期的平晏。他們這些儒生丞相,幾乎都是皇帝的教師,同時,他們這些儒生丞相又幾乎都是各門儒家經典學說的領軍人物。比如,公孫弘是《公羊春秋》學派的領軍人物,蔡義是《韓詩》的領軍人物,韋賢和韋玄成是《禮》、《尚書》和《詩》的領軍人物,匡衡是《詩》的領軍人物,平當是《論語》的領軍人物,翟方進是《春秋》的領軍人物,孔光是《尚書》的領軍人物,馬宮是《春秋》領軍人物。而且,他們這些學派的領軍大師,均以自己師門學派在朝廷中形成了自己的政治黨羽。

漢元帝以降,由于漢元帝公開和大張旗鼓的崇儒,因此,大批齊魯儒生不但進京做官,而且,儒生丞相大量增加。這些儒生丞相最大的特點,是他們普遍喜歡搞意識形態斗爭,卻又大多疏于治國實干,這樣,就在漢元帝以降把漢王朝迅速推向了一個“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以禮文治國的政治歷史時期,但是,儒生丞相們的疏于政事卻又將天下陷入到了一個越來越貧困和動亂的歷史歲月!

西漢王朝230年,被后世史家單獨稱之為“儒宗”的有三人,一是漢初的奉常和漢惠帝的老師叔孫通,一個是漢武帝時代的言官董仲舒,一個就是漢成帝時期的丞相翟方進。

叔孫通之所以被稱之為“儒宗”,是因為叔孫通為漢高祖劉邦構建出了三叩九拜的漢王朝的朝儀制度;董仲舒之所以被稱之為“儒宗”,是因為他構建出了對后世儒生影響甚大的言災異的天人感應理論和強化君主專制制度的“三綱”學說,那么,這翟方進是因為什么被稱之為“儒宗”的呢?筆者查閱了許多資料,卻始終無法尋找到他對于儒家文化與西漢朝廷政事有什么“杰出貢獻”。

說學問,雖然翟方進號稱當時的名儒,但是,這正如史書記載的那樣“方進雖受《谷梁傳》,然好《左氏傳》、天文星歷,其《左氏》則國師劉歆,星歷則長安令田終術師也”(《漢書·翟方進》 )。由此可見,當時的翟方進在學問上并不是什么大家人物,他雖然喜好治學當時的冷門學說《左氏春秋》,但是,當時治學《左氏春秋》的大當家,則是新朝的國師劉歆。如果從政治業績上看,翟方進和孔光都是當時朝野中知名的“不通政事”的腐儒丞相,這正如史書記載的那樣“郡中追怨方進,童謠曰 :‘壞陂誰?翟子威。飯我豆食羹芋魁。反乎覆,陂當復。誰云者?兩黃鵠 。’”(《漢書·翟方進》 )。由此可見,當時的翟方進雖然為丞相,他卻屢屢出政治臭招禍害老百姓,他的政治臭名在當時就已經成為了小孩子傳唱的兒歌了。

那么,當時的翟方進究竟是以什么業績高升為丞相和被當時的儒生稱之為“儒宗”的呢?筆者仔細考證之后,才發現,這翟方進居然是以專門攻擊他人而揚名天下的。這,就讓人困惑了!俗話說,多栽花少載刺的人的前途才會好,這翟方進平生的學問不怎么樣,政治業績也很糟糕,但是,他僅僅憑借著一張會咬人的嘴巴,怎么也會咬出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來呢?而且,他咬人,居然還咬出了個“儒宗”的美名來了。這說明,自漢元帝以降的漢王朝,由于推崇儒家政治意識形態,當時的國家的文化氛圍,已經極端不正常,人們判斷是非的標準,明顯發生了倫理是非的扭曲!否則,這以咬他人為生的翟方進怎么會獲得丞相高位和“儒宗”美名呢?

由此可見,西漢末期的國家社會中的文化氛圍極其可怕,站在邊上看的,比實干的活得更加舒服;站在邊上評頭論足的,更容易比那些實干家得到上級的賞識和褒獎,攻擊他人的,卻更容易比埋頭苦干的實干家得到高官厚祿;當一個國家的制度文化異化成為這樣的時候,這個國家社會就肯定墮落了,國家社會的貧窮與動亂,當然就不會遠了。因此,《漢書·翟方進傳》 結尾,作者這樣不痛不癢的評說到:“司徒掾班彪曰 :“丞相方進以孤童攜老母,羈旅入京師,身為儒宗,致位宰相,盛矣。”

二,特別善于搞人事斗爭的翟方進

翟方進(?——西元前7年),汝南上蔡(現河南上蔡縣)人。翟方進又是屬于中國歷史上的那類“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的讀書人楷模之一。只不過他的成名成家的閱歷沒有匡衡的“鑿壁偷光”那么出名而已。

根據史書記載,翟方進少時家境貧賤,父親雖然經過苦讀書成為了郡文學,但是,在翟方進十二歲那年,他的父親則死亡了,年幼的翟方進只好隨同繼母生活。由于家景太貧窮,所以,翟方進后來就輟學到衙門中去當了名跑差小吏。但是,由于翟方進生性太遲鈍,所以,不會辦事的他經常被衙門中的其他高級吏員所打罵欺辱。翟方進很自卑,也可能當時有自暴自棄的情況,于是,他的繼母就帶領他去一個老人的家中作質詢。沒有想到,這個老人見了翟方進以后就說:“小吏有封侯骨,當以經術進,努力為諸生學問”(《漢書·翟方進傳》)。這下,“方進既厭為小史,聞蔡父言,心喜,因病歸家,辭其后母,欲西至京師受經。母憐其幼,隨之長安,織屨以給。方進讀經博士,受《春秋 》。積十余年,經學明習,徒眾日廣,諸儒稱之。以射策甲科為郎。二三歲,舉明經,遷議郎。”(《漢書·翟方進傳》) 

史書沒有具體講述翟方進在京城長安中求學的閱歷,但是,通過以上短短的幾句介紹,我們還是可以看出,當時的翟方進自聽從了老人的鼓勵之言之后,他就不愿意甘當衙門中的小吏了,而是辭職去了京城長安求學,他的后母擔心他年幼,便隨同他去了京城,后母以編織鞋履上街買賣以供給他的讀書費用。娘倆如此這般的艱苦度日,終于苦出了頭,后來,翟方進成為了京城求學學子中的佼佼者,并在國家舉士考試中名列甲科,不久,在地方上選拔他成為了“明經”功名之后,他就被朝廷任命為光祿勛屬官的議郎了,“議郎”這個職務就算是皇帝近臣了,也很容易放任外官。“郎官”是當時國家專門貯備未來高級官員的場所。

當時的京城學子,一旦成為了名學生,他就可以自招門生了,所以,翟方進當時也就成為了《春秋》某學派的領軍人物了,他的門生弟子也就多起來了。這,大概是當時的為官之道吧,利用教育師門建立自己的政治黨羽,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師門兄弟之間可以互相提攜。西漢在學子中時興起來的這種師門黨羽習俗,后來延續中國政治和文化領域達幾千年之久,至今,中國政治和文化領域里,恐怕也還沒有完全根除這種惡習,這,也是中國各行業中的腐敗現象的根源之一吧!

非常明顯,史家是對翟方進的為人有保留的,否則,作者們不會在翟方進的傳記中一開始就介紹了他為官虛浮和整人的事跡。

史書記載說,“河平中,方進轉為博士。數年,遷朔方刺史,居官不煩苛,所察應條輒舉,甚有威名。再三奏事,遷為丞相司直。從上甘泉,行馳道中,司隸校尉陳慶劾奏方進,沒入車馬。既至甘泉宮,會殿中,慶與廷尉范延壽語,時慶有章劾,自道 :“行事以贖論,今尚書持我事來,當于此決。前我為尚書時,嘗有所奏事,忽忘之,留月余 。”方進于是舉劾慶曰 :“案慶奉使刺舉大臣,故為尚書,知機事周密一統,明主躬親不解。慶有罪未伏誅,無恐懼心,豫自設不坐之比。又暴揚尚書事,言遲疾無所在,虧損圣德之聰明,奉詔不謹,皆不敬,臣謹以劾 。”慶坐免官。”(《漢書·翟方進傳》 )

這段歷史記載說,后來,翟方進就放任為朔方郡的刺史了,他在地方上干出一分成就,就以十分的功夫去大力宣揚,他還動用自己的筆桿子功夫將自己的那點地方政績反復上奏朝廷,這樣,他不久就升任丞相司直職務了。丞相司直,是丞相的高級幕僚,權力非常大。從翟方進的這種為官之道,可以看出,他是屬于說大話使小錢的那種人,嘴皮子功夫遠遠超過了他的實干政治能力。問題是,像翟方進這樣的嘴皮子官員,如果在漢宣帝時代之前,那是會遭到貶損的,但是,自漢元帝盛行以儒家經典治國的禮文制度之后,國家社會中以意識形態的標準去判斷事務和人的是非的扭曲風氣越來越猖獗,這樣,像翟方進這樣的重言論輕實干的人,不但不遭貶損,反而還很吃香了,這,就是為什么翟方進當時那么容易榮升高官的原因吧。

翟方進進京擔任丞相司直官員之后,他所干的第一個政治業績,就是他于漢成帝的河平年間以儒家禮儀的意識形態的評判標準參倒了當時國家的監察高官的司隸校尉陳慶。

說起這漢成帝的河平紀年,倒是應該引起讀者注意的一件事情,因為,這個“河平”紀年年號就可以說明當時的皇帝漢成帝還并不是那種純粹的熱衷于搞政治意識形態斗爭的君主。這個河平年號,就是漢成帝專門為褒獎治水有功的王延世而特別舉行的。史書記載,“后三歲,河果決于館陶及東郡金堤,泛濫兗、豫,入平原、千乘、濟南,凡灌四郡三十二縣,水居地十五萬余頃,深者三丈,壞敗官亭室廬且四萬所。御史大夫尹忠對方略疏闊,上切責之,忠自殺。遣大司農非調調均錢谷河決所灌之郡,謁者二人發河南以東漕船五百叟,徙民避水居丘陵,九萬七千余口。河堤使者王延世使塞,以竹落長四丈,大九圍,盛以小石,兩船夾載而下之。三十六日,河堤成。上曰 :“東郡河決,流漂二州,校尉廷世堤防三旬立塞。其以五年為河平元年。卒治河者為著外繇六月。惟延世長于計策,功費約省,用力日寡,朕甚嘉之。其以延世為光祿大夫,秩中二千石,賜爵關內侯,黃金百斤 。”(《漢書·溝洫志》)

從上面的歷史記載看,西元前28年的漢成帝的建始五年,中原32個縣連續遭遇了特大暴雨洪水自然災害,當時,有的地區中的積水已經達三丈深,大量農田被淹沒,朝廷告急,百姓民不聊生。當時,負責治水的校尉王延世使用了蜀郡都江堰中的治水方法終于治理住了這場特大水患,還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經費,于是,“河平元年春三月,詔曰 :“河決東郡,流漂二州,校尉王延世堤塞輒平,其改元為河平。賜天下吏民爵,各有差 。”(《漢書·成帝紀》)

根據《華陽國志·先賢士女總贊》記載,王延世是當時犍為郡的資中人,就是現在四川省資陽人,犍為郡屬“三蜀”之一,所以,王延世應該對蜀郡地區中的都江堰的治水故事是很了解的,他當時在中原地區使用的治水方法,就是來自于都江堰治水方法。

中國歷朝歷代中,皇帝為褒獎治水有功人員而特意改年號,那是極其罕見的。這也說明,當時的漢成帝并非是個以政治意識形態治國的荒唐君王。那么,既然如此,為什么這個特別熱衷于搞儒家意識形態斗爭的翟方進又怎么會連連升遷高官呢?其實,這并不難以理解,這也說明,當時的漢王朝朝廷中的一批熱衷于搞意識形態斗爭的儒生已經形成了相當的氣候,他們已經開始左右了國家政治格局和走向,這個翟方進后來之所以被朝廷中的許多儒生官員一致推選成為丞相,就是最好的說明!

我們來看看,在當時漢成帝褒獎治水功臣王延世而改國家年號的時期中的翟方進都干了些什么樣的“政績”吧。

史書記載說,就是在河平年間之中,已經被提拔成為丞相司直的翟方進隨同皇帝去甘泉宮,途中,他的車馬走入了當時國家有明令禁止駛入的“馳道”中,因為,當時國家規定,“馳道”是國家專門用以皇帝祭祀和軍事急報使用的專道,一般人都不得使用,即使是太子在沒有得到皇帝批準之前,也不能夠自作主張的使用。當時的翟方進絕對不會不知道這個規矩,但是,由于他急于追趕皇帝車隊,于是,他的車隊就駕駛進了“馳道”之中了。司隸校尉陳慶是專門負責監察國家官員失職犯禁事情的,所以,翟方進的車隊就被陳慶的下屬抓了個正著 并沒收了翟方進的車馬。這,就讓翟方進結仇了陳慶了,他一直伺機報復陳慶。

后來,陳慶在與主管國家司法的廷尉范延壽閑談的時候,說自己過去當皇帝秘書的尚書的時候,曾經因為一次忘記而將一份奏章耽誤了一月之久。誰知道,這個閑談不知道怎么被翟方進聽聞到了,于是,翟方進急忙借機報復陳慶,他上奏皇帝說:“案慶奉使刺舉大臣,故為尚書,知機事周密一統,明主躬親不解。慶有罪未伏誅,無恐懼心,豫自設不坐之比。又暴揚尚書事,言遲疾無所在,虧損圣德之聰明,奉詔不謹,皆不敬,臣謹以劾 。”,這就給陳慶上綱上線了,說過去擔任尚書的陳慶利用職權對皇帝大不敬,還弄權皇帝等等,如此大罪名,這陳慶就被皇帝立即撤職了。翟方進達到了他整人害人的目的。

翟方進以儒家的意識形態標準去陷害他人,并不是一次兩次,而是屢屢如此,所以,史家對翟方進有個意味深長的評價,史家說:“方進知能有余,兼通文法吏事,以儒雅緣飭法律,號為通明相”(《漢書·翟方進傳》)。這意思是說,當時的翟方進是個熟讀儒家和司法經典學說,并以這樣的詞句標準動輒就對別人扣帽子和打棍子的人,人們不知道怎么評價他才好,于是,就送了他個“通明相”的綽號,意思是說他很會搬抬各式各樣的經典詞句和司法文書去框套別人和政治事務。其實,中國歷朝歷代中像翟方進這樣的動輒就搬抬經典文獻詞句去折騰人和事務的“唯書唯上”的“通明相”,不是一直就不少么!宋朝的那個朱熹,就是翟方進這樣的“通明相”。

大概是翟方進整人害人不但沒有遭到貶損,反而在當時還不斷得以升遷的緣故吧,所以,這翟方進后來整人害人就有癖癮了,緊接著,翟方進又開始陷害另外一個司隸校尉涓勛了。

涓勛擔任司隸校尉之后,他因為種種原因一直不愿意去拜謁當朝丞相和御史大夫,但是,涓勛與光祿勛辛慶忌的私交又很多,并且,有一次,他看見成都侯王商的車隊過來,他還特意下車靜立以待王商的車隊走過。這本來也算不上什么,也沒有違反當時國家任何規定,頂多就算是涓勛有點自己的個人好惡小脾氣而已。但是,翟方進就抓住此事上綱上線了,“于是方進舉奏其狀,因曰:臣聞國家之興,尊尊而敬長, 爵位上下之禮, 王道綱紀。《春秋》之義,尊上公謂之宰,海內無不統焉。丞相進見圣主,御坐為起,在輿為下。群臣宜皆承順圣化,以視四方。勛吏二千石,幸得奉使,不遵禮儀,輕謾宰相,賤易上卿,而又詘節失度,邪諂無常,色厲內荏。墮國體,亂朝廷之序,不宜處位。臣請下丞相免勛”(《漢書·翟方進傳》 )

大家看見了沒有,這“通明相”的翟方進運用《春秋》經典到是得心應手,但是,這《春秋》不是被他拿來治理國家和搞團結和諧的,而是被他拿來打別人的棍子和扣別人帽子的武器,也是他翟方進向人顯擺自己很有學問的敲門磚而已。

當時,圍繞翟方進拿著儒家經典去打棍子和扣帽子,朝廷中的一些正義人士也站出來批評了翟方進,“時,太中大夫平當給事中奏言 :“方進國之司直,不自敕正以先群下,前親犯令行馳道中,司隸慶平心舉劾,方進不自責悔而內挾私恨,伺記慶之從容語言,以詆欺成罪。后丞相宣以一不道賊,請遣掾督趣司隸校尉,司隸校尉勛自奏暴于朝廷,今方進復舉奏勛。議者以為方進不以道德輔正丞相,茍阿助大臣,欲必勝立威,宜抑絕其原。勛素行公直,奸人所惡,可少寬假,使遂其功名 。”上以方進所舉應科,不得用逆詐廢正法,遂貶勛為昌陵令。方進旬歲間免兩司隸,朝廷由是憚之。”(《漢書·翟方進傳》 )

當時,太中大夫平當指責翟方進為人為官都不正派,還像特務一般的探聽陳慶和別人的私語,然后又打別人小報告。然后,這翟方進又攻訐涓勛。平當也是當時的名儒,看來,這儒生中也有正義之士。但是,不知道這漢成帝是怎么回事情,他明明是個重視政治實干業績的皇帝,可能是他出于政治權謀的原因吧,他當時還是支持了這奸詐的翟方進,認為翟方進彈劾別人的話都很是符合經儒家典學說的,這樣,就把涓勛也給撤職了。當時,因為翟方進在一年之中就以打棍子扣帽子的手法收拾掉了兩個朝廷中的監察官員司隸校尉,于是,滿朝皆驚懼,這樣,翟方進就越發得意了。“丞相宣甚器重焉,常誡掾史 :“謹事司直,翟君必在相位,不久。”(《漢書·翟方進傳》)。當時,丞相薛宣告誡自己的屬下說,按照翟方進這樣的當官路子和時代潮流,恐怕他接任我的丞相,那是早晚的事情呀。

漢成帝永始二年,也就是西元前15年,翟方進被提拔成為了御史大夫,這個官職是三公之一了,僅僅次于丞相。不久,因為廣漢郡發生了鄭躬農民起義事件,丞相薛宣因此被撤職成為了平民。而翟方進也因為辦喪事騷擾老百姓而受到降職處分。沒有想到的是,由于丞相位置空缺,當時皇帝讓群臣推選新丞相,人們居然就把翟方進這個好打棍子好扣帽子的咬人儒生推舉成為了新丞相。由此可見,當時的漢王朝的是非標準已經發生了嚴重的扭曲!拿著經典詞句去整人害人咬人的人,往往還非常得意和得勢。

翟方進咬人咬出了癖癮,緊接著,他又以儒家經典標準咬了不少人,造成這些人要么被撤職,要么就被降職處分,而且,翟方進打棍子扣帽子還習慣引用孔子的言論去作為判斷是非的標準,由此可見,不是中國文革時期還出現了鬧“最高指示”和“打語錄仗”荒誕現象的,在這翟方進擔任丞相的時候,他就“以身作則”地搞了許多這樣的名堂了!同時,中國歷史以來的一些人熱衷于動輒就搞揭發和打小報告,這鼻祖人物,也應該算是這翟方進。這也就是為什么后來的王莽新朝時期的朝野之所以都熱衷于搞互相揭發和好打小報告的原因吧。一個高官一旦以身作則的把社會風氣搞壞了,那是許多年都無法糾正過來的。

在翟方進擔任高官期間,倒在他嘴下的人分別有陳咸、朱博、銷育、逢信、孫閎等人,甚至連漢成帝的舅舅紅陽侯王立也差點就被翟方進收拾掉了。其這一系列被翟方進咬過的人中,陳咸的遭遇最曲折。

陳咸本是漢成帝時代的名吏,擔任過許多地方的主政官員,他的為官和政治經驗十分豐富,照理說,要放在漢宣帝時代之前,他這樣具備豐富政治治理經驗的人早就被提拔到國家高官官員的位置上了,絕對不應該論到翟方進這樣僅僅依靠玩弄經典詞句治國的人去當什么丞相。所以,當時的翟方進非常害怕像陳咸這樣的人進入國家高級官員階層,因為,一旦讓陳咸這樣的人擔任了靠近皇帝的高官,他們的政治業績肯定非常杰出,這樣,僅僅靠耍嘴皮子的翟方進等儒生高官就沒有什么戲可唱了。所以,翟方進一定要玩弄詭計將陳咸等人排擠出高官行列。

史書記載說,“后方進為京兆尹,咸從南陽太守入為少府,與方進厚善。先是,逢信已從高第郡守歷京兆、太仆為衛尉矣,官簿皆在方進之右。及御史大夫缺,三人皆名卿,俱在選中,而方進得之。會丞相宣有事與方進相連,上使五二千石雜問丞相、御史,咸詰責方進,冀得其處,方進心恨。”(《漢書·翟方進傳》 )

從上面的史書記載看,當時,國家要選拔御史大夫,陳咸、逢信和翟方進都屬于被推舉人選,皇帝征求高官們對這三人的意見,大家都贊譽陳咸和指責翟方進,這樣,翟方進就對別人記仇了。“時,方進新為丞相,陳咸內懼不安,乃令小冠杜子夏往觀其意,微自解說。子夏既過方進,揣知其指,不敢發言。居無何,方進奏咸與逢信 :“邪枉貪污,營私多欲。皆知陳湯奸佞傾覆,利口不軌,而親交賂遺,以求薦舉。后為少府,數饋遺湯。信、咸幸得備九卿,不思盡忠正身,內自知行辟亡功效,而官媚邪臣,欲以徼幸,茍得亡恥。孔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咸、信之謂也。 過惡暴見,不宜處位,臣請免以示天下 。”奏可。”(《漢書·翟方進傳》)

后來,翟方進被漢成帝任命成為了新丞相,這下,翟方進應該滿意了吧。但是,翟方進依然不放過陳咸和逢信這兩個昔日的競爭對手,他是害怕今后這兩人隨時還可能威脅自己的高官爵位,于是,他是“宜將剩勇追窮寇”,恨不得將二人置于死地而后快。當時,匡衡、王商和翟方進都在陷害朝廷打功臣陳湯,他們這些人使用儒家標準給陳湯栽贓了許多莫須有的罪名,因此,糊涂的漢成帝竟然答應了匡衡、王商和翟方進對陳湯的陷害要求,不僅僅嚴厲處分了陳湯,還把一代大功臣驅逐到敦煌邊地去充軍了。由于陳咸二人與陳湯交好,這樣,在陳湯遭遇莫須有陷害之后,這翟方進就順勢要搞株連而收拾陳咸二人了,這樣,翟方進就一邊高念著孔子的語錄,一邊使用莫須有罪名把陳咸也給陷害撤職了。

隨后,翟方進還不放過昔日與他競爭過高官的陳咸等人,在陳咸又被皇帝啟用為光祿大夫之后,翟方進又一邊高念孔子語錄,一邊攻擊陳咸等人,翟方進上奏說:“孔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 人而不仁如樂何 !”言不仁之人,亡所施用;不仁而多材,國之患也。此三人皆內懷奸猾,國之所患,而深相與結,信于貴戚奸臣,

此國家大憂,大臣所宜沒身而爭也。昔季孫行父有害曰 :‘見有善于君者愛之,若孝子之養父母也;見不善者誅之,若鷹鹯之逐鳥爵也。’翅翼雖傷,不避也。 貴戚強黨之眾誠難犯,犯之,眾敵并怨,善惡相冒。臣幸得備宰相,不敢不盡死。請免

博、閎、咸歸故郡,以銷奸雄之黨,絕群邪之望 。”奏可。咸既廢錮,復徙故郡,以憂死。”(《漢書·翟方進傳》)。這下,他就一桿子到底把陳咸給逼死了。

明顯看得出來,史家對翟方進非常厭惡,《漢書·翟方進傳》幾乎就是一部列數翟方進充當瘋狗咬人的劣跡傳記。這樣帶有明顯是非評價傾向的傳記到底出于誰手呢?恐怕其多半是出于當時的史學家揚雄之手,因為,漢書有很大部分,其實并非班彪班固父子所著作,而是揚雄所著作,這正如王充所披露的那樣,“司馬子長紀黃帝以至孝武,揚子云錄宣帝以至哀、平。”(《論衡·須頌篇》)。這就是說,是西漢末期的史學家揚雄著作了自漢宣帝到漢平帝時期的史書,班彪與班固父子不過是繼續了揚雄的史書的工作而已。對翟方進這樣的丑陋讀書人的揭露,如果沒有像揚雄這樣的具備很高的史學和史德修養的人,是無法著作出像這樣的“翟方進傳記”的。

翟方進最讓后世詬病的瘋狗咬人劣跡,莫過于他協助匡衡和王商陷害一代大忠良的陳湯了。陳湯是漢元帝的戍邊校尉將軍,他組織和帶領西域漢軍和其他少數民族友軍遠地奔襲到外國作戰,一舉消滅了長期與漢王朝為敵的匈奴郅支單于,為漢王朝贏得了西域的長期和平局面,但是,由于匡衡、王商等人一貫不喜歡陳湯,認為陳湯作戰中不守禮法,這樣,他們多次迫害陳湯,最后,他們策動漢成帝把一代大功臣陳湯削職得一無所有,被當成為小兵充軍到了敦煌去守邊關。陳湯事件,是當時圍繞國家究竟是講究政治實干業績和講究搬抬儒家經典耍嘴皮子功夫的一次分水嶺事件,當時,像匡衡和翟方進這樣一大批儒生高官都參與到了迫害陳湯的事件中,當然,也有許多像劉向這樣的儒生一直在為陳湯鳴冤叫屈,最后,陳湯還是被迫害致死。翟方進當時也直接參與了迫害陳湯的事件。所以,歷史有應該永遠記住匡衡、翟方進這樣的一批漢朝的“秦檜”!

人物評價

歷史評價

中國歷史上,并不是只有屈原才是那類一旦受到君主的輕慢就要鬧自殺的主,這翟方進也是一個這方面的典型人物。其實,中國歷朝歷代都有屈原和翟方進這樣的一批讀書人,他們最大的問題,就是把自己的命運永遠栓在君主上級的褲腰帶上,一旦君主上級不信任他們了,或者批評了他們,他們就覺得自己的天就塌陷了。這就是說,像屈原和翟方進這樣的一批動輒就鬧自殺的人,從來就不是人格獨立的讀書人!

翟方進也是個繼承董仲舒言災異論者,他在自己當丞相期間,搞了許多荒唐的迷信政治,而且,作為丞相的翟方進治理國家有許多昏招,他與后來的丞相孔光一樣,是書呆子丞相,政事不懂得多少,搞政治意識形態斗爭則是有一套一套的本事,特別是他們的嘴皮子功夫都特別好。

史書記載說:“初,汝南舊有鴻隙大陂,郡以為饒,成帝時,關東數水,陂溢為害。方進為相,與御史大夫孔光共遣掾行視,以為決去陂水,其地肥美,省堤防費而無水憂,遂奏罷之。及翟氏滅,鄉里歸惡,言方進請陂下良田不得而奏罷陂云。王莽時常枯旱,郡中追怨方進,童謠曰 :“壞陂誰?翟子威。飯我豆食羹芋魁。反乎覆,陂當復。誰云者?兩黃鵠 。”(《漢書·翟方進傳》)

當時,翟方進家鄉的河南一帶有許多大湖泊。人民居住在這些湖泊周圍生活得非常愜意。漢成帝時代,由于暴雨原因,這些湖泊中的湖水就漫溢出了堤埂對湖泊周邊地區造成了一定水災。其實,湖泊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很正常的,古今中外,誰都不可能完全阻止住這樣的情況,只要湖泊周邊地區的老百姓作好防洪準備就行了。結果。丞相翟方進和御史大夫孔光這兩個著名的書呆子高官跑到這里視察,竟然下了一個極端餿的政令,他們下令說,干脆把這湖泊堤埂挖開,將湖水全部放走,這樣,不但今后省了修建堤埂的費用,還可以填湖造田,多弄出不少良田。由此可見,這“圍湖造田”還不是中國文革時期的創造發明,其實應該是這翟方進和孔光這兩個書呆子儒生高官的發明創造!

結果當然是清楚的,破湖造田,直接破壞自然環境,當然就會引發一系列嚴重生態災難了,后來,這破堤造出來的那些“良田”經常干旱,老百姓也失卻了湖泊的生養生活,所以,當地老百姓非常憤恨這翟方進,還編造了兒歌去罵他。

要說翟方進純粹是個不分黑白見人就咬的瘋狗,可能還不是事實,他其實與當朝的一些皇親國戚的關系還是挺好的。只是,由于他這人眼睛里只有功利要害,卻常常分不清楚人的人品。所以,他與漢成帝的表兄弟的淳于長的親密關系,就差點讓他栽了政治跟斗。淳于長是侯爵,是漢成帝姨媽的兒子,但是,此人雖然與漢成帝關系非常親密,卻是個專橫跋扈者,劣跡甚多,后來,這淳于長就犯事了,翟方進由于與淳于長交往甚厚,于是,也在被審查范疇之內。

漢成帝后來是原諒了翟方進的,但是,可能大家想都想不到這翟方進是怎么樣去表達自己對皇帝的寬大恩情的。史書記載說,“方進獨與長交,稱薦之。及長坐大逆誅,諸所厚善皆坐長免,上以方進大臣,又素重之,為隱諱。方進內慚,上疏謝罪乞骸骨。上報曰 :“定陵侯長已伏其辜,君雖交通,傳不云乎?‘朝過夕改,君子與之’,君何疑焉?其專心一意毋怠, 近醫藥以自持 。”方進乃起視事,條奏長所厚善京兆尹孫寶、右扶風蕭育,刺史二千石以上免二十余人,其見任如此。”(《漢書·翟方進傳》)

大家看清楚沒有,后來,漢成帝寬大處理了翟方進,但是,這翟方進恢復職務之后為了表示自己的將功折罪,他竟然又連續參本上奏彈劾了二十余個大臣。這個翟方進,真是貨真價實的一條瘋狗呀!

像翟方進這樣的儒生丞相,是不應該有好下場的,否則,這就沒有天理可言了!

翟方進有個下屬叫做李尋,這個人見當時天下政治一片糟糕,國家貧窮,老百姓民不聊生,官吏不勵精圖治,都在耍嘴皮子功夫,于是,他便按照當時流行的天人感應理論給皇帝上了一本奏章,“綏和二年春熒惑守心,尋奏記言 :“應變之權,君

侯所自明。往者數白,三光垂象,變動見端,山川水泉,反理視患,民人訛謠,斥事感名。三者既效,可為寒心。今提揚眉,矢貫中,狼奮角,弓且張,金歷庫,士逆度,輔湛沒,火守舍,萬歲之期,近慎朝暮。上無惻怛濟世之功,下無推讓避賢之效,欲當大位,為具臣以全身,難矣!大責日加,安得但保斥逐之戮?闔府三百余人,唯君侯擇其中,與盡節轉兇 。”(《漢書·翟方進傳》)

李尋的意思是說,天下政治那么糟糕,君主固然不應該擔當責任,但是,大臣們則是無論如何都是說不過去的!這下,就把矛頭指向了當時的丞相翟方進了。可能翟方進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自己的屬下裝進籠子里去套住了!

漢成帝就給翟方進下了一封策書,相當于私信與公文之間的一種函件,“上乃召見方進。還歸,未及引決,上遂賜冊曰 :“皇帝問丞相:君孔子之慮,孟賁之勇,朕嘉與君同心一意,庶幾有成。惟君登位,于今十年,災害并臻,民被饑餓,加以疾疫溺死,關門牡開,失國守備,盜賊黨輩。吏民殘賊,毆殺良民,斷獄歲歲多前。上書言事,交錯道路,懷奸朋黨,相為隱蔽,皆亡忠慮,群下兇兇,更相嫉妒,其咎安在?觀君之治,無欲輔朕富民便安元元之念。間者郡國谷雖頗熟,百姓不足者尚眾,前去城郭,未能盡還,夙夜未嘗忘焉。朕惟往時之用,與今一也,百僚用度各有數。君有量多少,一聽群下言,用度不足,奏請一切增賦,稅城郭堧及園田,過更,算馬牛羊,增益鹽鐵,變更無常。朕既不明,隨奏許可,后議者以為不便,制詔下君,君云賣酒醪。后請止,未盡月復奏議令賣酒醪。朕誠怪君,何持容容之

計,無忠固意,將何以輔朕帥道群下?而欲久蒙顯尊之位,豈不難哉!傳曰:‘高而不危, 所以長守貴也。’欲退君位, 尚未忍。君其孰念詳計,塞絕奸原,憂國如家,務便百姓以輔朕。朕既已改,君其自思,強食慎職。使尚書令賜君上尊酒十石,養牛一,君審外焉 。”(《漢書·翟方進傳》)

漢成帝的這封函件書是說,你翟方進有孔子那樣的正確思想,還有戰國勇士孟賁那樣的勇敢,但是,你擔任丞相之后,天下的政治卻是一塌糊涂,你的許多政策措施也很不好,老百姓民不聊生呀,所以,我想撤職你,又不忍心,現在,我賜給你好酒十石,牛一頭,你自己自審吧。

這翟方進本來是可以厚著臉皮不自殺的,但是,他一生嚴格按照儒家經典的標準要求別人這樣和那樣,到頭來,沒有想到皇帝也以孔子去說他的事情了,這下,翟方進的臉就掛不住了,于是,“方進即日自殺。上秘之,遣九卿冊贈以丞相、高陵侯印綬,賜乘輿秘器,少府供張,柱檻皆衣素。天子親臨吊者數至,禮賜異于它相故事。謚曰恭侯。長子宣嗣。”(《漢書·翟方進傳》)

翟方進自殺之后,漢成帝還親自去吊唁他,對外隱藏了他自殺的真相,還謚封了他的爵號,這給了翟方進極大的面子。

但是,后來的翟方進還是被王莽軍隊掘墓焚尸了,他的墓地被王莽軍隊挖開,他的骨殖也被焚燒和拋棄荒野。這主要是因為他的兒子翟義起兵挾漢朝宗室劉信為了天子造反王莽所造成的。

對于翟方進的兒子翟義起兵成立新漢家王朝和他且自封這個新漢王朝的大司馬,這個是非評價是另外的事情。我們只是需要指出的是,王莽新朝之所以后來造成天下極大兵禍,與翟方進的兒子翟義挾劉信建立新的劉漢王朝有決定性關系。這就是說,這個翟義也是當時中國動亂和戰亂的一個禍首!

翟義起兵造反王莽之后,他為了獲取政治主動所制造的一個謠言,長期迷惑了后世,這就是他造謠說王莽毒殺了漢平帝。“故義舉兵并東平,立信為天子。義自號大司馬柱天大將軍,以東平王傅蘇隆為丞相,中尉皋丹為御史大夫,移檄郡國,言莽鴆殺孝平皇帝,矯攝尊號,今天子已立,共行天罰。郡國皆震,比至山陽,眾十余萬。”(《漢書·翟義》)

這就是說,王莽毒殺漢平帝,不過是造反王莽的翟義的一種政治謠言,并不可信。而且,漢平帝是王莽的女婿,既然翟義都知道挾劉漢宗室以令天下是最省心的掌權方法,那么,這王莽不是是更加懂得這個道理么,而且,當時的漢平帝不但是名正言順的劉漢皇帝,他還是王莽的女婿呀,他為什么要毒殺漢平帝呢,這王莽難道是弱智者么!所以說,后世傳言的王莽毒殺漢平帝肯定是翟義的政治謠言!這翟義造謠的本事,恐怕也是來自于他父親翟方進的咬人本事吧!

后人評述

壞陂誰?翟子威。飯我豆食羹芋魁。反乎覆,陂當復,誰云者,兩黃鵠。

———漢·上蔡童謠

【一

公元前208年秋,被稱為千古一相的上蔡人李斯在大秦王朝的一場宮廷爭斗中敗下陣來,被腰斬于咸陽。190年后,古老的蔡國又有一位天中之子登上了中國歷史舞臺的最高處,此人便是西漢成帝年間的丞相翟方進。

不足200年的時間里,上蔡一地兩朝便出了兩個位極人臣的丞相,這不能不說是上蔡縣的驕傲。然而令人痛惜的是,雖然二人朝代不一、各事其主,命運也迥然不同,但有一點卻讓他們殊途同歸,最終的結局都是死于非命、誅滅三族。

或許是因為李斯的名聲太大,蔡地的后人一提丞相便自然想到他,以致許多人對另一位丞相翟方進知之甚少。這對于翟方進本人、對于上蔡的歷史多少顯得不公平,更不用說了解上蔡歷史、承傳文化薪火是我們上蔡后人的責任了。

【二

翟方進,字子威,西漢汝南郡上蔡人。翟家在翟方進為官之前也像他的同鄉李斯一樣,家世微賤,祖上沒有任何通顯之處。到了他父親翟公時,因其父好學上進,掙得一個小小的汝南郡文學,但好景不長。幼年就失去母親的翟方進,在12歲時又失去了父親,只能同自己的繼母相依為命。后來年紀稍大,便托人到太守府做一名干雜事的小吏。但他的頂頭上司太守府中的椽史認為翟方進生性愚鈍,辦事不力,經常辱罵他,讓翟方進苦悶不已,心中遂生離去之意。有一次,他遇見一位叫蔡父的有學問的人,就問他自己將來應該干些什么。蔡父看到翟方進后非常驚奇他的相貌,對他說,你不是凡人,長有封侯骨,今后應該在經術這方面進取,努力去研究諸子的學問,必有大成。蔡父的一番話讓翟方進大喜過望。本來他就厭倦小吏生活,此次便下定決心,托病辭去工作。回家后,他把自己的想法跟繼母說了,要辭家到京師學習。翟方進的繼母是個非常善良的婦人,雖然翟方進并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但她向來視翟方進為己出。聽說兒子要遠行,她非常擔心,決定和兒子一同赴京。母子倆來到京師,翟方進入學進讀,而繼母則以織布納鞋來補貼家用,供翟方進讀書。就這樣,一晃過了10多年,翟方進苦學上進,成了京師有名的經學老師,身邊的學生也越來越多,23歲時被任用為議郎。

當時京師有一個老儒清河人胡常,和翟方進一樣研究經術。雖然此人出道要比翟方進早得多,但名聲卻比不上這個后起之秀。胡常便心存妒嫉,常在私下對翟方進說長道短,惡意中傷。翟方進知道后,并不以為然,反而在胡常講經授課時,讓其弟子去聽課,認真記錄,問辯難疑。如是者久之,胡常才知翟方進這樣做是出于對自己的尊重和謙讓,心中十分羞愧。從此之后,凡與士大夫來往常常情不自禁地稱頌翟方進。最后,他們成了親密無間的好友。

從河平年初到永始二年(公元前28至公元前16年),這10多年對于翟方進是一個政治生涯突飛猛進的時期。他從一個微不足道的議郎晉升為博士,幾年后升任朔方刺史,后遷丞相司直。在刺史任上,翟方進顯出自己的從政能力,干事情不怕煩瑣,處理政務均按條令執行,在當地甚有威名。與此同時,他又不甘寂寞,遇到自認為有違朝綱之事之人便挺身而出,上書皇上。有一次,他得知身為司隸校尉的陳慶為朝廷辦事時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非但沒有受到懲罰,心里還沒有懼怕的念頭。像他這樣奉詔不謹、有辱圣命的行為應該受到懲處,于是上書皇上彈劾陳慶,陳慶當即被免去官職。

還有一次,他又彈劾另一位司隸校尉涓勛。當時,涓勛剛剛提拔到這個位置。按以往的慣例,他應該先去拜會丞相、御史,但涓勛卻我行我素,不拘于此,朝會相見,又顯得十分傲慢。然而,有一回翟方進看到涓勛路遇外戚成都侯王商(當朝皇帝劉驁的舅舅),卻顯得格外謙恭,看到對方的馬車過來,立刻下車肅立,等到對方走遠才上車趕路。于是,翟方進上奏皇上,說涓勛不遵禮儀,輕宰相和上卿,而又詘節失度,邪謅無常,屬于墮國體、亂朝序的行為,所以不應該讓他處在這個位置上,請皇上免去涓勛的職務。

當時,有朝中大臣也上書,言翟方進因過去犯錯曾被陳慶舉劾,所以他反過來舉劾陳慶,今又彈劾涓勛,是不思自責內挾私恨之行為。但皇帝卻認為翟方進奏書符合律制,涓勛確觸逆禮儀,因而下令貶涓勛為昌陵令。翟方進在一年之內連劾兩位司隸校尉,均致當事者丟官。朝廷百官看到他都十分害怕,只有丞相薛宣對他十分器重。薛宣經常告誡下屬,小心侍奉翟司直,此人不久必在相位。

薛宣此話說過不久,皇上下令在昌陵營建皇家陵園,這事他讓貴戚近臣操辦。然而,這些人的子弟以權謀私,從中取利。翟方進部署手下人立案審查,反復驗問,不徇私情,結果追繳贓款數千萬。皇帝認為此人堪當重任,便任用他為京兆尹。在此期間,他搏擊豪強,大膽辦案,一時間名震京城。這時,他的好友胡常在青州當刺史,聽說他的事情后,寫信給翟方進:“我聽說你在任上為政嚴明,為人稱頌,但做事千萬不可太過,否則易受中傷。”翟方進接受了老友的勸說,以后辦事略講尺寸。

翟方進在京兆尹的位置上坐了三年,便又被皇上提拔為御史大夫。但剛到任不久,因他在當京兆尹期間為當朝太皇太后發喪煩擾百姓而被人舉報,被皇帝降職使用任執金吾。這件事同時被牽連的還有當朝丞相薛宣,薛宣也因此被割職查處,貶為庶人。本來,這應看做是翟方進政治命運的一次大挫敗。但不過20天,他竟然因禍得福,政治前途柳暗花明、峰回路轉。薛宣被貶后,丞相缺位,群臣在議誰能出任新一屆丞相時,竟有多人同時舉薦翟方進。而皇帝也一直器重他。因此,翟方進沒有經過太多周折便順利當上了丞相,并封高陵侯,食邑千戶。至此,當年從上蔡小城走出的寒門小史,經過不懈的奮斗,再一次如他的先輩李斯一樣登上了權力的高位。當然,翟方進為相,最高興的莫過于他的繼母,幾十年的含辛茹苦,最終換來了母子無尚的榮貴。翟方進更是將繼母的養育之恩牢記心頭,為丞相后的頭一件事就是將自家的府邸重新整修一遍,讓老母親在非常舒適的環境中頤養天年。他每天對母親的寢食起居總是親自打理,不敢稍有怠慢,直到老母親無疾而終。

翟方進為相,一任就是10年。這10年當中他扶佐成帝治理國家,實實在在地說,既無大功,也無大過。在為相期間,束己公約,崇尚清明,加上他本人知能有余,兼通文法吏事,因此,被時人稱為“通明相”,這是他一生中得到的最好的評語。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辽宁35选7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