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翁同龢:既是兩朝帝師 更是甲午罪魁 坑了李鴻章一次卻坑了李鴻章一生

來源:講歷史2019-10-21 14:33:49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翁同龢是晚清著名的政治家,曾擔任晚清同治帝、光緒帝的師傅,主持宮廷教育長達40年,為培養同治、光緒兩帝付出了巨大辛勞。他曾兩次擔任軍機大臣,兼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

翁同龢是晚清著名的政治家,曾擔任晚清同治帝、光緒帝的師傅,主持宮廷教育長達40年,為培養同治、光緒兩帝付出了巨大辛勞。他曾兩次擔任軍機大臣,兼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還長期擔任工部、刑部、戶部尚書和都察院左都御史等重要職務,既管外事,又管內政,無疑是近代中國歷史上的一位權貴人物。

u=1954895572,838465209&fm=26&gp=0_副本.jpg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爾曹。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這是宋朝大學問家汪洙所撰《神童詩》的開篇之作,千百年來這種將讀書神圣化和功利化的詞句,所謂“窮文富武”,讀書大概是最為儉省的出路之一。然而,讀書是有層級的:秀才,舉人,進士……很多人一輩子只能止步于認字階段。眾所周知,讀書人最頂尖的榮耀,莫過于高中狀元、大魁天下的狀元及第了。宋代的尹洙和韓琦都曾說過狀元的榮光:狀元登第,雖將兵數十萬,恢復幽薊,凱歌勞還,獻捷太廟,其榮亦不及矣。東華門外,以狀元唱名者,方為好男兒!

對科舉時代的讀書人來說,狀元及第簡直是夢幻般的開始,從此便開啟了青云之路。史載有清一代,由狀元至大學士者有十三人,軍機大臣者七人,任總督、巡撫者九人。讀書人還有其他榮耀堪比大魁天下、入閣拜相嗎?答案是有,做帝王師!大魁天下、入閣拜相、做帝王師,便只做成一件也是風光無比的大人物,何況三者兼備?在晚清的歷史上,便有一位三樣俱全的人物:他姓翁,名同龢,世人稱之為翁師傅。

在晚清的變革大潮中,翁同龢大概是被后人稱許最多的高官之一。翁同龢,字聲甫,號叔平,晚號松禪,江蘇常熟人。后世稱許他,總會有些道理,且讓我們來看看翁同龢先生的輝煌人生:

出身名門、根正苗紅——翁同龢之父翁心存,是道光進士,歷仕三朝,任過五部尚書,兩度為相,又咸豐帝的老師。其兄翁同書、翁同爵皆曾官至巡撫。

狀元及第、官至宰輔——咸豐六年翁同龢中狀元,授翰林院修撰,歷官刑部右侍郎、戶部右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刑部、工部、戶部尚書、協辦大學士,軍機大臣兼總理各國事務大臣。

子承父業、兩朝帝師——繼父親之后,翁同龢出任了同治帝與光緒帝的老師,慈禧太后將親生兒子和非親生兒子都交給了他教育,這本身就是莫大的榮寵。

清流魁首、士林領袖——翁同龢前后充鄉試考官、會試總裁等職務,參與主持科舉考試長達40年之久,加之其父亦曾主持科考,可謂門生故舊遍地,也讓他成為清流領袖。

“變法維新第一人”——翁同龢向光緒帝推薦了康有為,并主持起草戊戌變法期間的第一道詔書:《明定國是詔》,變法伊始卻被開革回籍。

道德文章、世傳書法——翁同龢著有《瓶廬詩稿》、《翁文恭公日記》、《翁文恭公軍機處日記》。其書法縱橫跌宕,尤為世人所重。

一百多年來,翁同龢始終以這些偉光正的形象存留在教科書、影視劇中,盡管這些形象并不是真實的翁同龢,卻一點也不妨礙他正面形象的深入人心。

u=223832393,238553777&fm=15&gp=0_副本.jpg

1898年6月15日,光緒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戊戌變法第五天。這一天,京城與以往并無不同,只是從半夜便開始下起了雨。這一天,還是翁同龢這位當朝帝師、協辦大學士兼戶部尚書的68歲生日。此前兩天的6月13日,光緒帝剛主持了戊戌年的狀元廷試,狀元郎姓夏,名同龢。這引起了皇帝極大興趣,回到宮中立馬召來了翁師傅:“今科狀元叫夏同龢,與師傅同名,真是本朝佳話,簡直就像上天的安排嘛!”

6月14日,皇帝與太后賞給翁同龢的壽禮到了,“先期賞赍,極為優渥”。太后特別賞賜了一柄紗葛折扇,讓翁老爺子十分感動。6月15日,翁同龢像往常一樣入宮上班,批閱各地報來的奏折。一切直到早朝準備進入會議大廳,忽然起了變化:宮中主事說,皇帝請翁師傅暫時不要進來!

翁同龢等在外面閑坐看雨,他萬萬想不到他等到的,將是一份宣告他政治生涯終結的朱諭:協辦大學士翁同龢近來辦事多不允協,以致眾論不服,屢經有人參奏。且每於召對時諮詢事件,任意可否,喜怒見於詞色,漸露攬權狂悖情狀,斷難勝樞機之任。本應查明究辦,予以重懲;姑念其在毓慶宮行走有年,不忍遽加嚴譴。翁同龢著即開缺回籍,以示保全。變法開始了,翁同龢卻出局了!這究竟是誰干的?

在傳統說法中,翁同龢是被慈禧太后為首的保守勢力趕走的,目的是斬斷光緒帝維新變法的左膀右臂,是慈禧太后、榮祿們在變法正式開始前便蓄謀已久的陰謀。這說法的提供者是康有為,時間是戊戌變法失敗之后——一個非常耐人尋味的時間點:在此之前,康有為等人對翁同龢的出局并沒表示過同情。難道翁同龢真是被慈禧太后踢出局的?他又為什么會出局?難道真因為“喜怒見於詞色,漸露攬權狂悖情狀”?

歷史的考證實在是讓人唏噓不已,翁同龢的出局,與慈禧太后并無直接關系,而是光緒帝的親力親為,而原因也不在戊戌年,而在甲午年。甲午之戰后,翁同龢的出局便已注定,只是一切還需要一個合適的時機!我們先來看看戊戌政變后,朝廷針對翁同龢的另一道上朱諭:翁同龢授讀以來,輔導無方,往往巧藉事端,刺探朕意。至甲午年中東之役,信口侈陳,任意慫恿。辦理諸務,種種乖謬,以致不可收拾。今春力陳變法,濫保非人,罪無可逭。事后追維,深堪痛恨!前令其開缺回籍,實不足以蔽辜,翁同龢著革職,永不敘用,交地方官嚴加管束。

甲午之戰是中國近代史上一道永遠的傷疤,而罪魁禍首,莫過于翁同龢。甲午戰敗不是因為李鴻章嗎?不是因為慈禧嗎?翁同龢不是一直偉光正嗎?怎么成了甲午的罪魁禍首?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錯了?

u=1929048263,2730081969&fm=26&gp=0_副本.jpg

時人經常將翁同龢與李鴻章相提并論,比如這副流傳頗廣的對聯:宰相合肥天下瘦,司農常熟世間荒。合肥是李鴻章的故鄉,常熟是翁同龢的老家。宰相與司農則是二人的官職,李鴻章是協辦大學士,稱為宰相并沒什么錯,翁同龢是戶部尚書,古稱司農,也是允洽。按說大清國江河日下,離不開這兩個人,李鴻章主持洋務運動數十年,卻落了個甲午戰敗的慘淡收場,說他讓“天下瘦”也還罷了,可翁同龢怎么讓“世間荒”了?他,可是大大的忠臣啊!

可惜,這印象大錯特錯!翁同龢是科舉制度下產生的守舊派老官僚,他所在意的只是自己的個人利害和官位前程,對國家從沒有半點上心——不可否認,翁同龢的書法遠超同儕,僅憑書法,他就可以不朽!然并卵,晚清那個變革的大時代,需要的不是一位書法家,而是勇于任事的實干家。翁同龢也許什么都能,恰恰不能的正是實干。

這位“大大的忠臣”簡直就如個小丑,甚至對國家、對政局一點有益的事情也沒做,反而到處添亂,堪稱晚清最大的攪屎棍!李鴻章是實干家,兢兢業業,卻成為了漢奸賣國賊;翁同龢是清流領袖,并作為那只看不見的黑手四處搞事,卻成為了近代史上的正面人物。歷史,就是這么不公正!翁同龢最大的一個錯誤,便是挾私害公,導致甲午年的一發不可收拾:他與李鴻章之間的宿怨屢謀報復,導致李鴻章不欲戰而他迫其戰,至于國事,和他翁師傅有什么相干?

胡思敬《國聞備乘》中記有《名流誤國》條,備述翁師傅在甲午之戰中的負面作用:甲午之戰由翁同龢一人主之。同龢舊傅德宗,德宗親政后,以軍機大臣兼毓慶宮行走,嘗蒙獨對,不同值諸大臣不盡聞其謀。通州張謇、瑞安黃紹箕、萍鄉文廷式等皆名士,梯緣出其門下,日夜磨礪以須,思以功名自見。及東事發,咸起言兵。

下載 (3)_副本.jpg

是時鴻章為北洋大臣,海陸兵權盡在其手,自以海軍弱、器械單,不敢開邊釁,孝欽以舊勛倚之。謇等僅恃同龢之力,不能敵也。于是廷式等結志銳密通宮闈,使珍妃進言于上,且獻奪嫡之謀。妃日夜慫恿,上為所動,兵禍遂開。既而屢戰不勝,敵逼榆關,孝欽大恐,召同龢切責,令即日馳赴天津詣鴻章問策。同見鴻章,即詢北洋兵艦。鴻章怒目相視,半晌無一語,徐掉頭曰:“師傅總理度支,平時請款輒駁詰,臨事而問兵艦,兵艦果可恃乎?”

同龢曰:“計臣以撙節為盡職,事誠急,何不復請?”鴻章曰:“政府疑我跋扈,臺諫參我貪婪,我再嘵嘵不已,今日尚有李鴻章乎?”同龢語塞,歸乃不敢言戰。后卒派鴻章東渡,以二百兆議和。自是黨禍漸興,杖珍妃、謫志銳、罷長麟,汪鳴鑾、同龢亦得罪去,謇及廷式皆棄官而逃,不敢混跡輦下。德宗勢日孤而氣日激,康、梁乘之,而戊戌之難作矣。

如果你以為這是孤證,那你就錯了!翁氏弟子王伯恭在《蜷廬隨筆》中的記述,更是讓人觸目驚心:是時張季直新狀元及第,言于常熟,以日本蕞爾小國,何足以抗天兵,非大創之,不足以示威而免患。常熟韙之,力主戰。合肥奏言不可輕開釁端,奉旨切責。余復自天津旋京,往見常熟,力諫主戰之非,蓋常熟亦我之座主,向承獎借者也。乃常熟不以為然,且笑吾書生膽小。

余謂臨事而懼,古有明訓,豈可放膽嘗試。且器械陣法,百不如人,似未宜率爾從事。常熟言合肥治軍數十年,屢平大憝,今北洋海陸兩軍,如火如荼,豈不堪一戰耶?余謂知己知彼者,乃可望百戰百勝,今確知己不如彼,安可望勝?常熟言吾正欲試其良楛,以為整頓地也。余見其意不可回,遂亦不復與語,興辭而出。“吾正欲試其良楛,以為整頓地也。”翻譯過來便是:我正想看看他是騾子是馬,將來好有整頓他的余地啊!真是殺人不見血,磨刀霍霍向鴻章!厲害了,我的翁師傅!

u=1593710590,92590127&fm=26&gp=0_副本.jpg

翁同龢與李鴻章到底有什么過節?讓他置國家于不顧,非要將李鴻章置于死地呢?這事兒,還要從翁同龢的大哥翁同書說起。咸豐十年,翁同書職任安徽巡撫,定遠之役棄城而走也就罷了,更引發了影響惡劣的苗沛霖壽州兵變,導致局面一度不可收拾。曾國藩準備參劾翁同書,可翁同書畢竟是當朝帝師翁心存的長子,在做事總留三分余地的官場,如何上本如何措辭,實在是一件頗為讓人思量的事。

有道是“有事弟子服其勞”!李鴻章為老師寫了這道本章,擺事實講道理,將翁同書的罪責定為了鐵案,甚至怕皇帝抹不開臉,還寫了些“臣職分所在,例應糾參,不敢因翁同書門第壯盛,瞻顧將就”的話,將咸豐皇帝的回旋余地堵死了。翁同書被判了斬監候,翁心存一病不起,翁家差點就敗在李鴻章手里。平心而論,這一切的過錯當然始于翁同書,可翁同龢會這么想才怪。

翁李二人同在中樞,低頭不見抬頭見,自然有許多交往,翁同龢甚至還送給過李鴻章一副對聯:中國相司馬矣,老子其猶龍乎。翁氏是學問大家,寫對聯也是信手拈來:上聯用《司馬光傳》里的典故,說的是司馬光拜相,遼、夏兩國不約而同對邊境長官說:“中國相司馬矣,毋輕生事、開邊隙”——司馬光做了宰相,不要輕易生事、開啟邊境沖突。下聯則用《史記》中孔子問禮老子的典故,將老子比作像龍一樣高深莫測——學識淵深而莫測,志趣高邈而難知;如蛇之隨時屈伸,如龍之應時變化。

這對聯充滿了對李鴻章的溢美之詞,只看對聯,誰都想象不到翁對李有父死兄謫的大仇。文化人的睚眥必報常常深埋在心里,只等待著時機的成熟。甲午一戰,他終于抓到了李鴻章的小辮子,卻也將晚清拉到了溝里。

1898年5月29日,農歷四月初十,距離戊戌變法開始還有13天,恭親王奕?去世了。愛新覺羅·奕?曾是大清帝國改革開放的掌舵人,被中外人士公認為清政府中的開明人士,他是晚清洋務政策的主心骨,是平衡滿清皇室內部紛爭的節拍器,更是一位精明強干的政治家。可是,在國家最需要他的時候,他病死了。

u=6052375,3161956044&fm=26&gp=0_副本.jpg

像所有宰輔重臣病重時的橋段一樣,慈禧太后與光緒帝曾向恭親王問起了身后事。皇帝為即將開始的變法向恭親王征詢意見,并問朝中人物誰可大用?恭親王先提到了李鴻章,但合肥相國積毀銷骨,一時難以重用,他認為就目前而言,中央只有榮祿、地方上只有張之洞、裕祿三人“可任艱危”。光緒帝專門問起了老師翁同龢,是否可以擔當大任?

恭親王斬釘截鐵地說:翁就是“所謂聚九州之鐵不能鑄此錯者”,是他讓清政府“十數年之教育,數千萬之海軍,覆于一旦,不得已割地求和”。他對翁氏的評價是很重的八個字:居心叵測,怙勢弄權!恭親王死后十七天,翁同龢被雙開回了常熟老家。一直以來的說法,都歸因于以慈禧太后為首的“后黨”與光緒帝為首的“帝黨”的權力斗爭,翁同龢出局是削弱光緒的力量。可惜,這種被廣泛接受的論點,其實是天方夜譚。

恭親王臨終對翁同龢下了斷語后,光緒帝決定親自看看翁師傅的政治品格,誰想人性都是不能試的,你非要試試那一定會大失所望。在恭親王去世前三天,光緒帝向翁同龢索要康有為變法維新的著作,翁同龢忽然一反常態地表白說:自己與康有為并無往來!

賣糕的,翁師傅,你這是欺君你知道嗎?光緒帝一定以為自己聽錯了,他清楚的記得,就在不久之前,翁師傅還不知一次推薦過康有為,夸康氏的才能比自己強十倍。光緒帝又問,是什么原因使你不與康有為往來?翁氏答,康有為此人居心叵測。光緒帝的心頭肯定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馳而過,他不禁有些發怒了:你先前將他夸得跟朵花一樣,現在他成了居心叵測的小人,那你之前為啥不說?翁氏回答說,先前沒有看到過康有為的全部著作,最近讀他的《孔子改制考》,才有了這樣全面的認識。

第二天,同樣的劇情再度上演,翁同龢的回答一如昨日。翁師傅對康有為人品的評價之前后不一,恰恰印證了恭親王對翁氏政治人品的斷語,也讓光緒帝對這位老師印象極差:在光緒帝的心中,翁同龢已經出局了!

u=2789093444,1464789165&fm=26&gp=0_副本.jpg

翁同龢為什么對康有為的評價前后不一呢?俗話說,性格決定命運。翁氏之所以對康氏前后評價截然相反,恰恰是他的“聰明”與“巧妙”。正如翁同龢的發小兒潘祖蔭所說:叔平實無知人之才,而欲博公卿好士之名,實亦愚不可及。吾與彼皆同時貴公子,總角之交,對我猶用巧妙,他可知矣。將來必以巧妙敗,君姑驗之。

比朋友認識更清楚的是政敵,榮祿對他的評價是:常熟奸狡成性,真有令人不可思議者。其誤國之處,有勝于濟南,與合肥并論也。合肥甘為小人,常熟則仍做偽君子。刻與共事,幾于無日不因公事爭執。翁同龢出局了,他還將過上六七年“交地方官嚴加管束”的困頓生涯。當然啦,對他這樣的大人物而言,所謂“嚴加管束”,不過是一紙空文。官場講究班輩,蘇州等地的地方官大多曾是翁同龢的下屬或門生,對他依然保有敬重和禮待之情。

不過,沒有羈勒并不等于舒心。對他這樣好名的人物,晚年的日子其實頗為寂寞,盡管他的日記中似乎晚景頗為熱鬧。在自挽聯中,他說:朝聞道夕死可矣,今而后吾知免夫。這兩條都出自《論語》中的典故,表達了他對死亡的坦然,但千萬別被他騙了,他遠沒有自挽聯中那么豁達。

不信,看看他的絕命詩:六十年中事,傷心到蓋棺。不將兩行淚,輕向汝曹彈。1904年7月3日,農歷五月二十,翁同龢病逝,享年七十五歲。翁氏生活的時代幾乎和晚清相始終,可惜,他對晚清的建設遠遠不如他的破壞作用。更可惜的是,歷史不能假設,否則翁同龢若早死上十年,晚清的歷史說不定會是另一番面貌。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辽宁35选7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