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鐵血將軍楊靖宇:中國抗戰史上最悲壯的英雄之一 長期轉戰東南滿大地 威震東北 身處絕境仍志比金堅

來源:講歷史2019-10-21 10:35:56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楊靖宇是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著名抗日民族英雄,東北抗日聯軍的主要創建者和領導人之一。1932年,受命黨中央委托到東北組織抗日聯軍,歷任抗日聯軍總指揮政委等職。率…

楊靖宇是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著名抗日民族英雄,東北抗日聯軍的主要創建者和領導人之一。1932年,受命黨中央委托到東北組織抗日聯軍,歷任抗日聯軍總指揮政委等職。率領東北軍民與日寇血戰于白山黑水之間,他在冰天雪地,彈盡糧絕的緊急情況下,最后孤身一人與大量日寇周旋戰斗幾晝夜后壯烈犧牲。

u=3494444063,2427786283&fm=26&gp=0_副本.jpg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東北淪陷。東北軍殘部和愛國民眾自發組成東北抗日義勇軍,人數最多時達30多萬人。然而由于政治上缺乏正確指導、組織渙散,僅一年多的時間就全面潰敗。失敗情緒彌漫,眾人不知所以。楊靖宇將軍,鄂豫皖蘇區及其紅軍的創始人之一,東北抗日聯軍的主要創建者和領導人之一。1932年11月,27歲的他受命黨中央委托,只身一人到東北組織抗日聯軍,率領東北軍民與日寇血戰于白山黑水之間。打開了東北抗日的新局面。

當時南滿存在著各種番號的義勇軍和抗日的山林隊,27歲的楊靖宇抵達南滿后,磐石游擊隊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三十二軍南滿游擊隊,楊靖宇任政委。在成立會議上,針對抗日武裝間經常發生內訌、互斗,楊靖宇提出:“自己人不打自己人,留著子彈打日本”的主張。

之后,楊靖宇主動聯系、團結各種番號的抗日力量,共同抗日。在有的隊伍受日偽軍圍剿、處境危險時,楊靖宇多次及時帶兵前去解圍,因此名聲大震,不少人主動加入南滿游擊隊。到1934年2月22日,楊靖宇聯合南滿16支抗日武裝,在濛江縣城墻砬子成立東北抗日聯軍總指揮部,規模達四千多人,擊退了日偽軍的四次秋冬季圍剿。日本人很快感到了威脅。甚至貼出懸賞告示,包括告密楊靖宇在什么地方藏匿的給多少錢,能抓他的,賞多少錢,知道他受傷的,給多少錢。

1934年8月,日本人佐佐木到一就任偽滿洲國最高軍事顧問之后,采取了新的圍剿策略。一方面開始訓練滿洲國軍,另一方面集家并屯。在殘酷的集家并屯中,大批農民的家園被日軍燒毀,他們被強制搬入守備森嚴的集團部落中,并實施一家犯法,十家遭殃的連坐法。

u=2887653025,2498330446&fm=26&gp=0_副本.jpg

王傳圣回憶錄中,記述了1937年正月他在桓仁縣了解到的,300多名無辜群眾被日軍殺害的過程:“農歷正月十三這天,日本侵略軍用汽車將他們拉到西江沿,在事先鑿好的冰窟窿邊跪下,由守備隊長田野等人指揮,守備隊、憲兵隊往江里填人。據說,這些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先用洋刀砍,刺刀挑,把人殺死后再填到渾江里。有些受難者不忍心身首被砍殺,就自己跳進江水中,這300多人全部被殺害遇難,尸體填進冰窟窿,鮮血染紅了江面,慘狀目不忍睹。

集家并屯除了隔斷了抗聯部隊的給養和信息來源外,對戰士們的心理上的打擊也不可小覷。為擺脫困境,楊靖宇在深山老林里建起了龐大的密營系統,獨創的密營系統為孤軍作戰的抗聯部隊提供了賴以生存的補給。大的密營能住上百人,有專門住人的,有專門儲藏糧食的,有專門用于兵工廠的,還有縫紉廠,還有養傷醫療所。

王傳圣在回憶錄中說,日偽軍東邊道剿匪司令邵本良是土匪出身,對鉆林子作戰十分在行,日本人想利用他來消滅楊靖宇,邵本良曾夸下海口:有我邵本良,就沒有楊靖宇。但楊靖宇抓住偽軍士兵不愿打仗的特點,展開了有針對性地“一唱二喊三打”的戰術。此戰術就是,先是對偽軍唱瓦解軍心的歌,唱完了接著就是喊話,“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留著子彈打日本,你們都是中國人 ,咱們都是中國人”……對于還不聽勸的偽滿軍,喊完了抗聯部隊就開打。

從1933年到1937年,邵本良與楊靖宇大大小小打了幾十仗,屢戰屢敗,之后逐漸失去了日本人的信任,最終被日本人害死。到了1936年6月,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成立,楊靖宇任總司令兼政委,隊伍最強盛時有6000多人。為更好配合關內抗戰,牽制日本關東軍入關,楊靖宇將抗聯一路軍的攻擊重點對準了日本運送物資的梅輯鐵路。梅輯線,是從梅河口到通化到輯安,是個鐵路大動脈。

1938年3月13日傍晚,楊靖宇率領500多人分三路,突襲梅輯鐵路線最重要的建設工程老嶺隧道,使鐵路線徹底癱瘓,并釋放了1700多名中國勞工。此后,楊靖宇又率領部隊多次攻打鐵路沿線隧道。

1938年夏天,日本陸軍少將野副昌德從佐佐木到一手中接過打擊抗聯的指揮棒。野副昌德改變策略,集中一切日偽力量來圍剿楊靖宇的抗聯一路軍。并提出各種特務戰術,監視威脅一切跟抗聯有關的老百姓。而真正給抗聯一路軍致命打擊的,是敵人采取的分化、瓦解策略。此后,從抗聯一路軍一師師長程斌叛變開始,將已經在東北堅持了7年抗戰的楊靖宇和抗聯一路軍一步步推向深淵。

下載_副本.jpg

1939年的冬天,對楊靖宇以及他率領的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來說,格外寒冷。這一年,日偽當局把“大討伐”的重點轉移至通化、吉林、間島省等東南滿地區,直指抗聯第一路軍。1933年,楊靖宇擔任政委的南滿抗日游擊隊僅30余人。幾場硬仗打下來,他以自己的威望,以及“豺狼入室、一致對外”的統戰原則,逐漸“赤化”了多支零散的抗日山林隊。

4年之后,抗聯第一路軍成立,隊伍已有六千余人。楊靖宇率領司令部及屬下三個方面軍分散游擊,“據有山丘密林之地面為所欲為,不僅對部落、礦山、警備機關進行襲擊,掠奪,且膽敢迎擊移動中之日本軍部隊。”僅1936年,南滿日偽軍就遭到抗聯襲擊12280次。楊靖宇及第一路軍司令部,自然成了“大討伐”的重中之重。

1939年4月,日本關東軍司令部在年度《治安肅正計劃要綱》中特別強調,“對于捕殺匪首楊靖宇等須全力以赴”。偽滿洲國治安部《治安肅正要綱》所附懸賞規定里,楊靖宇名列第一。在此嚴酷的形勢下,抗聯中有人提議,把部隊暫時轉移到蘇聯“避一避”。楊靖宇堅決否定了這個建議。還有人提出把司令部藏到長白山深山里去,其他部隊在外面牽制敵人以保衛司令部。“抗日抗日,你走了還叫什么抗日,你到長白山里貓起來,這叫什么抗日!”楊靖宇激動地喊道。

9月,“吉林、通化、間島三省日滿軍警聯合作戰司令部”成立,關東軍吉林長春地區守備隊司令官、陸軍少將野副昌德為總司令官,統一指揮三省軍警聯合作戰。這大批兵力,包括日軍獨立守備隊步兵5個大隊,滿軍7個旅,三省警察隊和熱河、奉天、濱江、錦州四省增援隊,以及叛徒程斌、崔胄峰、唐振東為頭目的“挺進隊”,總數約2.5萬人。此外,還配有一個飛行隊。其作戰原則是:同時遇上“土匪”和抗聯,專打抗聯;同時遇見楊靖宇部隊和其它抗聯部隊,專打楊靖宇。一張空陸交織的大網,正向楊靖宇撒來。

9月30日,樺甸縣頭道溜河口一個廢棄的滿軍兵舍里,楊靖宇主持召開了中共南滿省委、第一路軍主要負責人會議,為粉碎敵人“聚而殲之”的圖謀,決定“化整為零”,將抗聯第一路軍編成若干小股部隊同敵人周旋,而他居中指揮協同作戰。11月22日,楊靖宇率領司令部直屬部隊400余人在濛江那爾轟設伏襲擊,“斃敵三十余人,傷敵無數”。此后,他便率部消失在茫茫密林之中。

u=593527199,2723896573&fm=26&gp=0_副本.jpg

12月7日,楊靖宇與日軍有馬部隊在龍泉鎮北方角桿頂一帶激戰,斃傷敵軍10余人。兩天后,于濛江西北小孤頂子與日軍渡邊部隊激戰數小時,而后甩掉敵人,穿越撫松公路南下。起初,部隊行進比較順利,打了若干次勝仗,而且有一段時間,“討伐隊”幾乎找不到楊靖宇的行蹤。楊靖宇率部先后在濛江翁圈與李興紹、曹亞范部,在濛江珠河與韓仁和所率少年鐵血隊,在臨江西南岔與二方面軍參謀林宇誠部匯合,并在大四方頂子修整了十余天。

但另外一個問題越來越突出,那就是給養。“那時我們抗聯繳獲了不少錢,每次戰斗下來,都要獎勵立功人員,所以戰士手里也有錢,但是有錢買不到東西,”抗聯戰士沈鳳山回憶。為了隔斷抗聯與當地百姓的聯系,日偽當局采用“歸大屯”、建“集團部落”等方式,將居民集中起來,并在森林中開汽車道以減縮游擊隊的活動地域。

抗聯的物資來源變得越來少,只能依賴密林深處的營地儲存的食物。而在這次“大討伐”中,由抗聯叛徒組成的“挺進隊”,專門尋找秘密營地,破壞糧倉。嚴重缺糧的時候,抗聯戰士只能鏟開積雪刨草根,或者扒下樹皮,先把老皮刮掉,把里面泛綠的嫩皮一片片削下來,放在鍋里煮成糊糊吃。為了解決給養問題,楊靖宇率警衛旅與李興紹、曹亞范部奔赴臨江,計劃主動攻襲林子頭、白水泉子和八道江鐵路工程現場。

12月24日,部隊行至臨江縣大板石溝附近,遭日軍渡邊部隊滿軍步兵三團堵截,楊靖宇指揮部隊激戰一天之后退回森林里。兩天之后,部隊轉移到臨江三岔子北方15公里處,又與滿軍步兵七團激戰,抗聯傷亡慘重。這一仗明顯地暴露了行蹤,楊靖宇決定取消攻襲鐵道工地計劃,并再次分兵。

12月末,在濛江頭道老嶺地方,楊靖宇將司令部周圍的部隊分散開,命令曹亞范率一方面軍襲擊濛江西部的龍泉鎮,李興紹參謀率部分隊伍轉移,在頭道花園又與二方面軍林宇誠部隊分離。而他自己率警衛旅和少年鐵血隊戰士,準備繞道濛江東南赴濛江北部一帶與敵周旋。而在濛江縣公署,1940年1月6日至8日,偽通化警務廳長岸谷隆一郎主持召開了“討伐”楊靖宇討論會,與偽吉林省“討伐隊”本部之野田茂等人共商“討伐”事宜,決定加大力度,采取“狗蠅子”戰術,“盯死”楊靖宇。

9日,楊靖宇率領300人,先在濛江縣錯草子與小濱、渡邊部隊交戰,又與日軍小濱部隊,以及叛徒程斌、崔胄峰率領的“挺進隊”在濛江青江崗北方西崗激戰數小時,然后向北撤走,但依然沒有擺脫追兵。11日,楊靖宇決定再一次分兵。警衛旅政委韓仁和警衛旅一團政委黃海峰率警衛排60人,從西崗分頭轉移北上,而他自己則率機槍連一排、特衛排、警衛旅一團四連和少年鐵血隊共200人繼續留在西崗活動。

一次次分兵,讓其他指揮員率領屬下戰士離開司令部所在地方,其目的,一方面是分散敵人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則是讓其他戰士能夠安全脫險。但他的分兵并沒有起到意想的效果,“討伐隊”依然像“狗蠅子”一樣盯著他,使他幾乎沒有喘息的機會。氣象資料顯示,當時濛江地區夜間最低溫度,往往是零下42攝氏度。

楊靖宇警衛員黃生發回憶,雪地行軍,戰士們的上衣全被樹枝扯開花,白天黑夜都掛著厚厚的霜,而褲子總是濕的,寒風一吹便凍成甲,很難打彎兒,邁步都吃力。鞋子跑爛了,就把棉衣揪下一塊包腳,割幾根柔軟的榆樹條子綁上。在這種情況下,除了戰斗犧牲之外,許多戰士凍死、餓死,部隊持續減員。但比饑餓和嚴寒更讓楊靖宇痛心的是,在這次“大討伐”中,抗聯出現了不少叛徒,帶槍逃跑事件層出不窮。部分逃兵更是轉而投降日軍,加入“挺進隊”,成了剿殺楊靖宇的先鋒和主力。

u=429949365,1506813595&fm=26&gp=0_副本.jpg

“當年敵人的宣傳攻勢很厲害!”楊靖宇的警衛員黃生發回憶,在山林里隨時可以揀到敵人的傳單。抗聯第一路軍副司令員兼政治部主任魏拯民,在1940年寫給中共駐蘇聯代表團的匯報信里,也提到日偽花樣甚多的宣傳戰。除了炮制“東北抗聯已經瓦解”等謊言外,日偽經常利用已投降的叛徒或者家屬親朋來說降。

1938年春天,與司令部失去聯系一年多的抗聯第一路軍一師處在日偽重重圍剿之中。日軍將師長程斌的母親及哥哥扣押,程斌率部下115人集體投降,并成為日后“討伐”楊靖宇的主力。作為抗聯的重要領導人之一,程斌有“小楊靖宇”之稱,可謂楊靖宇的臂膀,他的叛變,不但嚴重動搖了軍心,而且使抗聯的許多戰術被日軍掌握,給整個抗聯部隊造成了難以估量的影響。

1939年1月21日,警衛旅一團參謀丁守龍在濛江縣馬架子被敵逮捕,他向敵人供述了楊靖宇“最近行動”、“南下之主因”、“青江崗北方西崗地區之行動”、“行動推測”、“楊匪主力行動之若干”、“楊今后蹯踞或逃避地點”、“抗聯一路軍編制”等各項軍事秘密。如果說,程斌的叛變使一路軍經歷了一次危機的話,那么這次丁守龍的叛變,就直接危害到楊靖宇及第一路軍司令部的安全。

敵人從丁守龍的供述中掌握了楊靖宇的行動路線,據此調集了日軍大原、有馬、小濱、有政等部隊,和偽滿軍第一旅步兵三團及程斌、崔胄峰的數支“挺進隊”,由偽通化省警務廳長岸谷隆一郎指揮,在清江崗、北方西崗地區瘋狂圍剿。在饑寒交迫、敵人不斷追擊的險惡形勢下,楊靖宇決定繼續向西突擊以沖出險區。1月29日清晨,部隊在四方頂子西坡——馬屁股山陷入了敵人包圍,傷亡70多人。

兩天后,又有一大股敵人尋蹤圍上來。當時,警衛旅一團、三團主力根據楊靖宇的命令已分頭北上,在楊靖宇身邊只有特衛排、少年鐵血隊、機槍連的60多個戰士了。而在此危機時刻,2月1日,司令部特衛排排長張秀峰攜帶槍支、機密文件、大量現金向五斤頂子森林警察隊投降。張投敵之后,進一步暴露了第一路軍司令部的行蹤。敵人又從樺甸、安圖等地調來大批日偽軍,協助駐在通化、濛江的“討伐隊”。張秀峰的叛變,進一步把楊靖宇逼上了絕境。

u=391536378,1441036960&fm=26&gp=0_副本.jpg

2月2日清晨,包括叛徒程斌“討伐隊”在內的大批日偽軍,在飛機配合下,向楊靖宇及司令部所在的那爾轟古石山發動進攻。此役過后,楊靖宇身邊僅剩下30名戰士。兩天后,為解決給養,楊靖宇率部攻打新開河木場,可背糧的15名戰士卻被敵軍沖散。此后,他身邊只剩下15名戰士了。人越打越少,又沒有隊伍來援助,與組織長期缺乏聯系,對楊靖宇來說,此中孤獨自不堪言。

2月8日,楊靖宇患了重感冒。為了輕裝行軍,部隊的帳篷、火爐早就扔掉了。幾名警衛員只好用斧子砍些樹枝鋪在地上,又找來一塊木頭當枕頭,讓楊靖宇在上面,并在他身邊生了一堆火。不巧,火堆上蹦出的火星,將楊靖宇的棉褲燒了個大窟窿。警衛員黃生發看到后,把自己棉襖上的下襟撕下一塊,讓楊靖宇補棉褲用。

楊靖宇見此很不高興,批評黃生發,你怎么撕棉襖?黃說,我棉襖缺一塊,還有棉褲腰擋風。但楊靖宇的棉褲是黃的,補丁是白的,補完之后不好看。黃感覺很不好意思。“楊司令笑著用手摸了摸補丁,說:‘很好,很好,這是友誼的象征。’”飛機從他們頭頂飛過,撒下的傳單稱,如果投降,整個東邊道歸楊靖宇管轄。“我撿起來遞給楊司令,他看了后輕蔑地笑了笑,團了幾下丟進火堆。”

僅剩下的十多個戰士,圍坐在火堆邊,聽楊靖宇講他的革命經歷。“我們隨他的話激動著,仿佛跟著他出入監獄,跟著他鬧土地革命,跟著他在白區做地下斗爭……”多年以后,黃生發還記得,即使是最艱難的時候,楊靖宇始終“堅毅、豪邁、沉靜”,“談笑風生”。次日下午,西北崗上突然響起了槍聲,程斌的“挺進隊”又追來了。楊靖宇果斷地將15名戰士分成兩撥突圍,跟隨楊靖宇的僅剩7人。

2月12日,天剛蒙蒙亮,敵人一邊打槍,一邊叫喊:“快投降吧,投降了有梗米洋面吃……”此時,楊靖宇一行,只有黃生發背包里有一塊苞谷干糧。“現在情況很緊急,我們分開走。”楊靖宇說。大家都不同意,表示不能離開,“死,也要死在一塊。”楊靖宇耐心地解釋:“多活一個人,就多一份革命力量,死在一塊有什么好呢?”他當即決定,由黃生發帶領三個受傷的戰士往回走,并聯絡部隊到七個頂子匯合。他自己率領朱文范、聶東華兩名警衛員繼續向前。

2月15日,程斌率“討伐隊”搜索楊靖宇等人的行蹤時,在五斤頂子北方山坳的雪地上發現了一道足跡,急忙追去。日偽資料《陣中日志》記載,“他已經餓了好幾天肚子,但是跑的速度卻很快。兩手擺動得越過頭頂,大腿的姿勢,像鴕鳥跑的那樣。”然而,楊靖宇畢竟幾天沒吃一頓飽飯,身上乏力,下午3時許,敵人終于追了上來。楊靖宇在距敵300米的地方,利用地勢連續射擊。混亂之機,他再次甩掉緊追不舍的“討伐隊”,但其左臂中了一槍。敵人稱他“完全像巨人那樣跑著,最后終于逃進密林之中。”

u=320599424,3197753641&fm=26&gp=0_副本.jpg

從15日清晨起,“討伐隊”經過一次戰斗,加之十幾里山坡路的拼命追趕,被楊靖宇拖得疲憊不堪,陸續有人掉隊。日軍有關資料記載,“早晨出發隊伍有600人,逐漸剩下300人、200人、100人,到16日凌晨兩點鐘,僅剩下50人。”2月16日上午,楊靖宇逃出包圍,派警衛員朱文范、聶東華去附近買食物。在濛江縣城東南6公里的大東溝部落附近,朱、聶被敵人發現,二人犧牲。敵人在他們身上搜出楊靖宇的印章,認定楊靖宇就在附近,于是進一步縮小了包圍圈,并通告附近村民“入山打柴絕對不準攜帶午飯”。一個星期沒吃東西的楊靖宇只好繼續輾轉。2月22日,他走到濛江縣城西南方6公里處三道崴子,在一個空窩棚里過夜。

2月23日上午,楊靖宇在窩棚附近碰見4個上山打柴的農民,拿錢委托他們買些食物和一雙棉鞋。其中有個農民后來回憶,“我們對他說,你還是投降吧,如今滿洲國不會殺頭。”楊靖宇堅定地回答:“我是中國人,是不能向外國人投降的。”這幾個人中,有一個叫趙廷喜,在下山的路上遇見了特務李正新,便一起去保安村偽警察分駐所告密。消息迅速報給了偽通化警務廳長岸谷隆一郎。岸谷根據報告中描述的體貌特征,判斷此人就是楊靖宇!

岸谷馬上派警察本部的西谷,率領抗聯叛徒張奚若、白萬仁、王佐華等21人,組成第一批快速“挺進隊”。下午4時左右,“挺進隊”趕到楊靖宇約定的交接食物的地方,發現了登山的大腳印。循著腳印搜索,終于在三道崴子703高地發現了楊靖宇,他們一邊向巖石缺口處的人影開槍,一邊分左右兩隊包抄過去。

這是楊靖宇及他率領的司令部,自1939年11月22日以來與敵人的第55次交火,這一次雖然是孤身應戰,但他強忍著饑餓和傷痛,雙手持槍,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依然巧妙地和敵人周旋。最后,他被逼到山谷中的老惡河旁,依傍著一顆槭樹射擊。“放下武器,保留生命,還能富貴”!叛徒們的喊叫,迎來的是楊靖宇手槍里的子彈。4點半左右,西谷見楊靖宇“毫無答應的神色”,于是下令“干掉他”。機槍手張奚若扣動扳機,一個點射,擊中楊靖宇的胸膛。楊靖宇倒在雪地上。這一天,是中國農歷正月十五,家家戶戶團圓的日子。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辽宁35选7开奖走势图